浅花迷我

暗影里边哈哈哈哈哈拿到银蛇的时候说它一看就像个钥匙但是……
哈哈哈哈哈为什么我只觉得它像坨*
一如既往的吹爆我可爱的劳拉小姐姐
劳拉娶我!

关于联盟众人的推理题2

答案是作者爱吃的cp哈哈哈

1.黄少天和谁是cp
A张佳乐 B叶修 C喻文州 D周泽楷

2.本题与?题答案相同,请问2×?=
A6 B12 C16 D2

3.叶修喜欢的是
A张佳乐 B黄少天 C苏沐秋 D韩文清

4.哪道题与本题答案相同
A1 B2 C5 D7

5.哪题答案与4题相邻?
A1 B5 C3 D6

6.1,4,6,7,哪道题答案与其他三道不一样
A1 B4 C6 D7

7.本题难不难
A不难 B比较难 C难 D很难

8.本题共有几组cp?
A4 B3 C2 D1

关于联盟众人的推理题

某日,有一位神因为荣耀打不过联盟众人而精神失常,把联盟众人聚在了一起想杀掉,为了证明自己的智商比他们高,他对联盟众人说:“十分钟后我会把你们关在一座我自己建的监狱里,一人一间房,监狱之间隔音很好说话也听不见,你们不能互相交流。同时,每天都会有人可以出来放风,放风一天后回去,但放风的人没有规律,可能今天是叶修明天还是叶修,也可能其他人轮完几圈后才轮到他。放风的地方有一盏灯,放风的人可以控制开关,开或者关,留给第二天的人看见。这盏灯永远不会坏也不能打烂,从你们的窗口也看不见,你们只能看见外面的日出日落。在这个空间,你们的时间都是无限的,你们不会老去也不会死去,如果能向我证明你们全都出来放风过,那我就放你们回到你们原来的世界的同一时间里。如果你们一直不能证明或证明错误,或者向我证明时并没有全部出来放风过,那你们就一直关下去吧!”

然后,联盟众人被放在一起交流怎么做才能离开这里。
叶修:“重点就在于那盏灯,是我们唯一能交流的途径。”
张新杰:“所以,我们所要做的就是用这盏灯证明我们全部出来过,但是这盏灯只能开或者关。”
喻文州:“因为这灯不会坏,放风人日落就回去,所以也不能通过温度传给第二个人其他的消息。”
黄少天皱着眉思考:“就用开和关互相传递信息?第一个人如果开了证明自己出来过,第二个人怎么办,关了?然后第三天的人再开?算着时间单数开双数关?”
王杰希摇头:“出来放风的人是不规律的,要是这个人出来了两次呢,这样只能给队友一种数着时间所有人都出来的错觉。那个人第一天开了第二天继续放风的话是开还是关?”
孙翔:“那这样怎么办,我们该不会被困在这里一直到疯掉吧。还只给我们十分钟交流时间”
张佳乐也叹了口气:“要是有一个人能记录我们的开关次数就好了。”
这时,叶修突然抬起头,和旁边的喻文州张新杰肖时钦对视了一眼,他们立刻明白了什么。

联盟众人只有十分钟的时间,请问,他们会怎样做才能在所有人放风过后做出证明呢?

改编自一个推理题,找不到该推理题的原作者所以没有版权,如果侵犯了请告诉我我立刻删掉。

【喻叶】黎明杀机版全职(微all叶)

全职众人玩的黎明杀机,这局是叶修,方锐,苏沐橙楚云秀玩人类,喻文州玩屠夫。
楚苏,喻叶,黄少天被虐预警

1.

喻文州玩的是夹子屠夫。
对随时需要抬头看屠夫位置的人类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喻(心脏)文州总是能预测他们的走向,不经意走过的点,并将夹子放在该放的位置。比如窗下,门口...并在追逐他们时将他们赶到这些地方。
虽然是娱乐局,喻文州也还是很可怕啊。
苏沐橙无奈的想。
她被追的很紧,在红光接近的那一瞬放下了一块板子,幸运的获得几秒逃脱时间的同时踩上了喻文州的夹子。
于是她委屈巴巴的被喻文州抗在了肩上。
喻(心脏)文州微微一笑。
叶修...这样你还不出现吗。

偷偷摸摸修机卡视野躲过无数次屠夫的叶修放下了正在修的电机,这个地图比较开阔,他一直有关注喻文州放夹子的身形,哪几个地方有夹子他都了然于胸。是时候去溜他了。
叶修看着剩余修机数2想。

接着喻文州就看见了叶修。
叶修冲他招招手,他就如同飞蛾扑火一般追了上去。
叶修笑着问他:“你认为你可以追的上我?”
喻文州反问:“追上的话前辈和我谈恋爱吗?”
黄少天顺口回答:“当然不,老叶是我的。我给你说啊队长,你这样抓到人就逼人谈恋爱这样的行为不好的,我还对叶修说过抓不到我就和我谈恋爱这种话呢,但是叶修他列出的理由让我...”

...
喻文州撇了黄少天一眼,偷偷围观的黄少天捂住了自己的嘴并且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叶•直男•修决定溜死喻文州。
翻窗绕板一气呵成,他察觉到喻文州有将他往某个无敌点赶的趋势的时候,笑着弹弹烟灰。
“想追上我?你以为我没看见你往那边放的夹子吗。”
说着,手下一转,绕到了另一方向。他记得喻文州没有来过这个地方。
喻文州微笑,也没有停下脚步,但执着的问了一句:“前辈既然这么有自信,那就和我打了这个赌呗。”
接着,他就听见了叶修毫不在意的语气:“行啊,这局我要是死了,我嫁到你们蓝雨去。”
方锐:“...呵呵。”
flag立的飞起。

喻文州像不二一样睁开了眼(划掉)
喻文州面上仍是那个微笑,却依然耿直的跟着叶修绕,似乎那句话只是开的玩笑。而一旁再一次偷偷溜回来围观的黄少天则嫉妒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没有再放夹子之类的,而是紧紧跟着叶修。谁都知道这样是没办法抓住的,可他好像没有察觉的样子追在叶修身后。
那边的苏沐橙早就被楚云秀救了下来,在合修最后一台电机,方锐早将叶修留下的那半台机修好了。
果不其然,没过几分钟,逃生大门充满电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农场。
“哥,正大门开了。”苏沐橙看着楚云秀开门的身影,焦急的四处张望。这边并没有看见叶修,难道他们在另一个门那?
是的。
叶修在电机开完的瞬间就察觉到了,喻文州猛然一变的气势。正门太远了。
方锐取下耳机问叶修:“我去开小门还是拆图腾?”

(一刀斩这个技能在电机修完后发动,附在图腾上,图腾被拆掉的话一刀斩就会消失)

叶•对走位超有自信•修说到:“开门。”
方锐无奈的去开门。要是叶修被一刀斩,自己搭上命都会去救啊。听听那什么话,嫁到蓝雨,叶修过去了自己还能有机会吗,喻文州黄少天盯着他虎视眈眈好久了。联盟的机会主义者绝对不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的。方锐这一点倒是对他们很有信心。
叶修绕了几圈,心里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但是他还并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就看见方锐向他示意门已经开了。于是他往那个方向绕去,喻文州也仍是跟在他身后。这个方向...
叶修思考。这个地方他没见喻文州来过。只能赌一把了。
他翻过窗子,还没来得及看脚下,咔擦一声就让他苦笑出来了。
自己从看见他之后就一直有关注,只能说明他一开局就放下了这个夹子,从一开始就想好了把自己往这边赶。
果然,喻(心脏)文州是没那么蠢的。之前跟在自己身后只是为了让自己放松警惕。他根本没打算抓齐四个,只想抓住自己。
而抓住了自己...
叶修忧伤的想到。
那他们三个肯定都会来救,然后一个都跑不掉。
喻文州没有选血祭品,所以叶修的毁灭打击至少要35%才能启动。而这么近的钩子...
叶修忽然眼前一亮。
楚云秀和苏沐橙!
他们开了门之后,立刻忘这边门赶。看见叶修被砍倒了,就跑过来挡在喻文州的身前。
将叶修扛在肩上的喻文州:“呵。”
他砍了舍生忘死挣着把自己送到刀前的楚云秀一刀,一刀斩触发,楚云秀立刻倒地。而苏沐橙无奈的凑上来,在喻文州砍下这刀的同时,他听见了“碰”的一声。
图腾被方锐拆掉了。
苏沐橙受伤状态逃开了,喻文州也没有慌乱。黎明杀机有个bug,只要在毁灭打击的前一秒将人摔倒地上就可以避免,钩子这么近,自己完全可以将叶修甩到地上再抱起然后挂上去...
算准了一切的喻文州微微一笑,正打算点下R键丢下叶修,却发现。按了没反应。
然后叶修就挣扎掉了,留下一句“呵呵,文州,想抓我啊,下次吧。”
喻文州一转头,就看见悄悄拔了键盘线正打算离开的黄少天...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笑容冰凉。
黄少天出了一身冷汗,但是想到叶修刚在qq上说的帮了他这次下次来蓝雨的时候就和他一起睡的话,僵硬着挺直了背。
这波不亏,只要自己这次没死,下次就能和老叶一起睡!自己不愧是机会主义者!
待喻文州将键盘线接好,楚云秀早已被苏沐橙摸起来,她们蹲在门口做出勾手的动作嘲讽喻文州,而叶修和方锐早已互摸好离开了大门。
啊,黄少天得的教训还是不够呢。
喻文州默默退出游戏,盯着黄少天。
黄少天欲哭无泪,自己做的事,跪着也要承担后果。

...
【惊,蓝雨副队长疑似被加训逼疯。】
【什么样的训练会让人崩溃?请听蓝雨第一话唠讲解。】
...

这天,叶修来到了蓝雨俱乐部做客。看着满脸疲惫的黄少天惊奇,“哟,这不是第一剑客嘛,怎么成这副样子了?”
黄少天苦,黄少天不说。
不过一想到暗恋这么久的叶修就可以和自己睡一起,黄少天立刻血条回满。
“老叶老叶老叶,你说好的来蓝雨和我一起睡啊,聊天记录我都保存着呢,你不许耍赖啊,你知不知道我为了你被队长折磨成什么样了,他竟然也...”
巴拉巴拉
叶修漫不经心的挑眉,黄少天就捂住了心脏说不下去了。
“少天,你喜欢我吗。”
黄少天激动得话都说不出了。
“喜喜喜...喜欢。”
“那你是好人吗?愿意为了我什么都做吗?”
黄少天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茫然到。
“是啊。我愿意。”
“好的。那我今晚和文州睡,感谢你愿意为我俩做出牺牲。”
叶修摆摆手走出两步,黄少天终于反应过来。
“我靠老叶不带这样的啊!我为了你付出这么多你你你竟然...”

啊,今天也是愉快的一天。
躲在暗处向叶修签下卖身契的喻文州微微一笑。

【楚苏】听说第一元素法师喜欢我?(甜,he)


1.
苏沐橙愁眉不展的来烟雨做客。

在下飞机的时候遇上了来接机的全体烟雨成员。

楚云秀撑着把太阳伞带着墨镜霸气十足的在机场等待,身后跟着全体举牌欢迎苏沐橙的队员。再然后,是越聚越多的粉丝们。

万幸烟雨保安身强体壮,队员们一边在保安的拼命拦截保护下瑟瑟发抖一边努力举牌:楚大队长说了,谁的牌子掉了回去加训翻倍。

飞机准时降落,苏沐橙一眼就看见了霸气侧漏的烟雨成员们,她委屈巴巴的冲到了楚云秀的怀里告状:“秀秀!赵禹哲欺负我!”

楚云秀也温声细雨的安慰她:“别急别急,慢慢说...”
然后在烟雨保安的开路下搂着苏沐橙走出机场。

顶着40℃高温又被楚队遗忘失去保安保护的队员们:“...”
救命。

2.
苏沐橙来到了烟雨俱乐部,在楚云秀的开(tiao)导(xi)下早已将烦心事忘得一干二净,于是坐在电脑前围观楚云秀抢boss。

楚云秀眼尖,一下子就看见在普通玩家群中意气风发的赵禹哲,于是一个闪现进场将他打个半死。

刚向马踏西风打包票这boss肯定能拿下的赵禹哲:“...”

赵禹哲欲哭无泪,打又打不过,面子也丢大了,甚至还不知道为什么。楚云秀从来不是主动挑事的人啊。

于是他觉得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他决定与楚大队长交流一下。

“前辈,手下留情!”

楚云秀看看施法距离30的角色,点点头。“行啊,我允许你先跑29个身位格。”

赵禹哲:“...”
他不甘心的开口:“前辈,这其中有什么误会吧,您怎么一上来就打我?”

楚云秀侧过头问苏沐橙:“他怎么欺负你了?”

苏沐橙嘟嘴:“他说他是第一元素法师,还说他喜欢我。”

楚云秀点点头,正打算一波操作干死赵禹哲,隔着网线听见的赵禹哲却哭着喊冤了。

“我没有我不是!我明明说的是第一元素法师喜欢你!我没说我喜欢你啊!”

赵禹哲后悔不已,那天比赛中他多嘴与身旁队员说好像楚云秀喜欢苏沐橙,然后被路过的方锐听见了,于是方锐告诉叶修:“赵禹哲说第一元素法师喜欢苏沐橙。”

然后叶•听错•修带着一脸什么这个小崽子也敢妄想我妹妹的表情告诉苏沐橙“赵禹哲说他是第一元素法师,还说他想追你。”

“...”

楚云秀摸摸下巴,突然觉得赵禹哲无比顺眼。

然后一顿操作将他打死了。

冤枉了好人的苏沐橙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楚云秀满脸笑容的从电脑前拉走。

“秀秀,boss不要了吗?”

“不要了,送他吧。”

大喜到大悲再到大喜的马踏西风:“...”
赵禹哲:“QAQ...”

3.
楚云秀看着怀里可爱美丽怎么也抱不够的联盟女神,幸福感爆棚。

“沐沐饿不饿?想不想吃宵夜?”
苏沐橙蹭蹭楚云秀的脸,在楚云秀激动得流鼻血之前歪着头决定。
“烧烤!不考虑减肥了,一定要多吃点把这段时间的心情补回来。”

楚•气管炎•云秀点点头,挽着苏沐橙的手转身准备出门,看见了刚与烈日高温和人群搏斗回来,还没来得及喝口水的烟雨众人。

“去吃宵夜。”楚大队长抬抬下巴示意,继续带着沐澄走出烟雨俱乐部大门。
快热死的烟雨队员:“QAQ嘤嘤嘤。”

然后在这个甜蜜而燥热的夜晚,烟雨队员们一边给楚队和苏队扇风,一边吃着狗粮。

“沐沐,吃这个。”
“沐沐,这个也好吃,尝尝。”
苏沐橙看着堆在自己碗里的肉,在长胖20斤前,阻止了楚云秀的投喂,并决定让楚云秀自己玩去。

“秀秀,那个赵禹哲说的联盟第一元素法师喜欢我,是什么意思呀。”

糟了。

楚云秀低下头纠结了十来分钟要不要坦白自己喜欢苏沐橙,内心展开了一场十分激烈的大戏,直到,苏沐橙心满意足的吃饱。

“终于吃完啦,秀秀我们回去吧!”

魂不守舍的楚云秀:“嗯...”

当晚,躺在楚云秀怀里的沐澄看着纠结无比的第一元素法师,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意思是,兴欣队长和烟雨队长两情相悦吗?”

【楚苏】遗忘.2 BE慎入

5.

楚云秀睁开眼,这是一个病房。
她终于理清了那些所有的不合常理的地方

她记得自己在苏黎世打比赛的时候,沐橙在比赛场上发挥异常的出色,而在她们比赛中途,沐澄遇上了一个看起来还不错的男孩。长得挺清秀,家里有给这次比赛提供不少的赞助。他跑来看比赛碰巧认识了苏沐橙。而苏沐橙对这个人似乎也没有厌恶感。顺理成章的,他们在一起了。她在梦里再怎么提醒苏沐橙,他们也还是会相遇,这是她改变不了的事情。

而楚云秀最后一次见到沐澄,则是她在国家队夺冠,比赛结束收拾行李的时候。“秀秀,我去找叶修哥玩啦。”她笑眯眯的挥挥手,再给了她一个拥抱。

在然后,喻文州敲响了门,邀请她去庆祝一下吃个饭,只是这次他们没有找到沐澄,而是等来了就是那则“中国电竞职业女选手被残忍虐待分尸,凶手不祥”的噩耗。

警察封住了那个巷子,他们没有见到她的最后一面。

楚云秀头一次看见叶修这个样子,一言不发,颤抖的手完全不像是那个联盟第一人。叶修疯狂的想找到黎哲渊,唐柔也向她父亲寻求帮助,他们都不愿意相信苏沐橙,那个温柔美丽的女孩就这么没了,还是以最残忍的方式。
而楚云秀则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

整整三天,她没有吃任何东西,房间里只有酒瓶和烟蒂,电脑屏幕上还亮着她们最后一次消息,她向沐澄抱怨自己明明记得女主和男二在一起了,而沐澄笑着打趣:“那些你已经遗忘的都曾经存在过,你改变不了的。”

楚云秀拒绝了所有人的关心,她难以想象她最好的朋友,那个美丽的女孩子是怎么被一点点虐待死掉的,她不敢想,但是那则新闻的画面就是一刻不停的出现,她甚至可以幻听到她的哭声,她却怎么也想象不到她哭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在第三天的时候,她扔掉了最后一个酒瓶,沉沉睡去。

于是,就出现在了这里。

说实话,她一点都不介意自己得了精神病,至少在幻想中,苏沐橙还活着。而她清醒之后,得花一辈子的时间去感受“苏沐橙不在了”这件事。

她扶着墙下床,慢慢来到走廊,她恍惚的看了那个写着诊疗室的门,推开。

那个中年男人目光平静,楚云秀打量了一下,这个像书房的地方就是她脑子里经常出现的地方,只是那时候并没有人。

“你好,楚小姐。”
白大褂的男人理了理手里的资料。
“很高兴看见你从自闭症中恢复。”
他顿了顿,说到。
“我已经给你家人打过电话了。他们正在赶来的路上,下午就能到。”

...

烟雨上下热烈的欢迎着楚云秀,现任队长李华担忧的扶着她。幸运的是她的房间还是与原来一样,俱乐部暂时不缺房间,于是没有在她离开之后将房间收拾给别人。

她进了自己的房间,酒瓶烟蒂已经被收拾干净了。电脑是关机状态。她颤抖着手打开,登上qq,那则消息置顶还是苏沐橙的那句话。

“那些你以为遗忘的,都曾经存在过。你改变不了的。”

楚云秀知道了为什么一再提醒苏沐橙不要接触那个杀人犯可她还是会接触,因为那是记忆里发生过的,所以她会在梦里发现苏沐橙不见的时候直觉就走向那个小巷。

楚云秀痛苦的闭上眼。
为什么不让我活在梦里呢。
梦里你还活着。
我们在一起。
为什么要劝我出来。

楚云秀被绝望包围时,苏沐橙却又好像出现在了她眼前。

“回去吧!我还想你在赛场上能多拿一个总冠军呢!”

楚云秀看着自己的双手没有说话。

6.

第十一赛季,楚云秀加入了兴欣。那一年她们再次夺冠。
谁也不知道缺少几个月训练的她是怎么追上来的,她好像不知疲惫,在深夜大家都休息的时候她也没有停下来。
因为一停下来苏沐橙离去的消息就会在她脑海里。

直到最后她也没有忘掉苏沐橙。
她每天都在痛苦的回想,如果没有去世邀赛,如果早一点提醒她。如果那天陪着沐澄一起去。

而最后,她所怀念的就是在精神病院里那个疯狂的梦境。
如果能按照那个剧本活下去多好。

可她把遗忘的都想起来了。

【楚苏】遗忘 BE慎入

光之镇同人

1.

“楚云秀!楚云秀!”疯狂的敲门声伴随着叫喊吵醒了她。

楚云秀头疼欲裂,那个吵闹的声音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快点!今天有比赛啊!!”
吵闹的声音更加大了,她实在是睡不下去了,坐了起来。

“谁啊。”

楚云秀皱着眉头打开门,李轩正打算抱怨她连比赛都忘记,看见她的表情却咽下了抱怨的话。

“比赛!荣耀世界联赛啊,大姐,你今天打擂台赛啊,再不去报备就没资格了!”

楚云秀皱着眉思考了几秒,转身洗漱去了。留下李轩一脸焦急的等待。

过了几分钟,楚云秀叼着烟穿戴整齐的打开门,在李轩一脸喜极而泣的表情中抽完最后一口,将烟蒂按压在走廊的垃圾桶上。

楚云秀感觉脑子一片混乱,她根本不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这是很不正常的一件事。
如果是荣耀联赛,她怎么会连赛程这种事情都忘记?

楚云秀茫然。
感觉好像穿越了一样。
她根本不记得今天有比赛。

但是赛场在哪她还是记得的,和李轩一起穿过走廊时,转角就看见了苏沐橙和一个清秀的男生向这边走来,看起来像是找她的。

不知道为什么,她看见那个男生的时候全身血液好像都凝固了,一股巨大的恨意莫名其妙的出现。她还没来得及想明白是为什么,苏沐橙就将她打断了。

“秀秀你怎么睡过头啦!”沐澄担忧的上前牵起了楚云秀的手,另一只手放在她的额头上。“没发烧吧?”

“没有的事。”楚云秀的坏脾气从来不在苏沐橙面前展现,露出一个真诚的笑容,她装作不经意的问道。“这个人是你朋友吗?”

苏沐橙微微一笑。那个男生主动上前介绍了。“楚队好,我叫黎哲渊,是一名荣耀的粉丝,今天路过的时候恰好碰见了沐橙队长,听说她也是来住宿区这边,就顺路一起了。”他的声音很好听,但更吸引楚云秀的是住宿区这句话。

比赛期间,住宿区除了职业选手和领队之类的,就只有赞助商和工作人员。眼前这个清秀的男生一举一动都很优雅温和,要有一个形容的话,就像那天来给叶修送行的叶秋一样。实在不像工作人员的样子。

“哦。”楚云秀牵起苏沐橙的手将她拉进一点,她实在觉得眼前这个男子有点危险。

“走吧沐澄,你可要为我加油啊,我的擂台赛输了的话我要给你推荐十部片子。”

苏沐橙笑嘻嘻的扯了一下楚云秀的脸,在楚云秀张牙舞爪的抱过来时蹦到了前边去。向那个男生礼貌的说了声再见便与楚云秀一起
走了。李轩无奈的跟上。

男生礼貌的说了再见,然后转身走了两步,待他们转身走向赛场时,又转回头死死来盯着苏沐橙,眼里闪烁着一些不知名的东西。

恰好此时楚云秀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男生,
她的眉头再一次皱紧。黎哲渊对上她的视线后羞涩的笑笑就真的走了。

“秀秀...我总感觉你今天不太对劲啊。”

苏沐橙担忧的望着她,毕竟楚云秀是队长,以前从没见她比赛接近迟到才到现场这种事。

“沐澄...离那个男的远点行吗。我感觉他很奇怪。”

楚云秀并没有回答苏沐橙这个问题。而是严肃的说起了这件事。

“...好。”

苏沐橙怔了一下,也没继续追问今天的楚云秀到底怎么了。

2.

比赛进行得如火如荼,楚云秀不负众望的守住了擂台。

只是团队赛出了一点儿小纰漏,唐昊的流氓在对面的引导下走位与团队有些脱节,而在这关键时刻对面的枪炮师疯狂攻击喻文州,导致叫唐昊回来的这句话慢了一点,于是整个战局的节奏掌握在了对面手上。

不过好在黄少天在关键时刻把握住了一个极好的机会,在即将击杀唐昊时,对面发起强攻而对治疗疏忽的那一瞬,三步斩切近,仙人指路强行把对面治疗带到我方阵营。虽然损失了一个输出,但是与对面治疗交换还是挺划算的。

团队赛和擂台赛都拿下,国家队又成功晋级一步。

楚云秀默默的看着比赛,在胜利的那一刻,她转身寻找沐澄,却猛然一惊。

苏沐橙旁边坐着黎哲渊,他们在微笑着谈话。
男生羞涩的任由荣耀联赛举办方的人介绍给国家队,待楚云秀走近,她才听见一些话。黎哲渊家里赞助了荣耀联赛,以赞助商的身份接触一下队员,联赛方也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在他们看来不过是一个想要和偶像近距离接触的孩子罢了。

楚云秀赶紧坐到苏沐橙旁边,将黎哲渊隔开。即使这样,他也只是好脾气的笑笑没有说什么。而苏沐橙看见了楚云秀,微笑一下子扩大了。

“秀秀好厉害啊!”

楚云秀在场上打掉了对面第二人时,对面第三人进场就嘲讽楚云秀女生还来玩游戏,结果被楚云秀以微弱生命优势击杀,最终国家队成功逆袭。

“看见了没,我们女生也不软的。觉得我们好欺负就是这个下场。”

楚云秀装作骄傲的样子,苏沐橙跟着狐假虎威的笑笑。一旁的李轩: ...是的是的,您说什么都对。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仿佛老天都在和她开玩笑,苏沐橙的身边经常出现这个黎哲渊,不论楚云秀明里暗里警告多少遍,她都是认真的表情接收,实际上仍然和黎哲渊成双成对。
楚云秀终于忍不住了,在某天晚上,黎哲渊送苏沐橙回到寝室门口的时候,她看着苏沐橙温柔的与他再见,然后进房间疲惫的躺在床上。

即使全身懒懒散散的,苏沐橙的侧脸依然是无可挑剔。楚云秀看着她散在床上,身上的发丝,她仿佛明白了那个男生为什么一直追着沐澄了。她的全身上下都是那样的吸引人,让人沉醉。

“沐沐...”

楚云秀觉得脑子里混乱极了。

自己为什么会记不清自己什么时候出现在这个地方,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对那个男生产生敌意,而苏沐橙与自己这么好的关系,自己讨厌那个男生的话说了这么多遍,她明明都认真思考过了,却依然和他一起走,甚至越来越近。

苏沐橙和往常一样微笑着看着她。

楚云秀看着苏沐橙的笑脸,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情。

恐惧。
希望时间可以停留在这一刻的恐惧。

苏沐橙慢悠悠的爬上楚云秀的床,在她瞪着的眼睛里钻进她的被窝。

“你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我一直要和黎哲渊接触。”

楚云秀点点头,侧过身子将苏沐橙抱在怀里。香香软软的身体,交缠在一起的发丝,忽略她们正在谈论的话题,这像是一副岁月静好的画。

“秀秀,等你想起来就好了。那些你已经忘记了的事情,都曾经存在过。你改变不了的。”

她这样说着。楚云秀也没有再搭话。她将苏沐橙抱紧试图减少一点内心的不安,就这样沉沉睡去。

3.

某次国家队出去吃饭,楚云秀到了地点才发现苏沐橙没来。

“秀秀呢?”她问叶修。

“我以为她和你一起的。”叶修也惊讶的望着她。

坏了。楚云秀心想。

叶修打开手机,苏沐橙给她发的短信:“哥,我和云秀去逛街啦,今天别找我谈战术哦!”

楚云秀感觉全身冰凉,早上苏沐橙笑着对她说要去找叶修商量一下明天的安排,她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对。而她走了之后,喻文州挨个敲门请大家一起吃饭,楚云秀也同意了。她以为叶修也会同意的,毕竟是领队,而叶修去了的话苏沐橙也肯定会去。

“我还特地问了文州你们俩去不去,文州说你要去我才放心的,结果那时候沐橙都已经走了?”叶修严肃无比。攥紧的手却显示出了他焦急的心思。

国家队一起散开寻找苏沐橙。打电话手机关机,房间也没人,实在不像沐澄的作风。

楚云秀心里的不安增强,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去酒店外寻找,她来到了酒店旁边的一条小巷子里。

从来到这里开始,她就无数次的看像这个巷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她对这个地方总有种厌恶感。而现在,她跟着本能走了进去。

转过这个拐角,她看见沐澄和黎哲渊坐在一起望着天空,似乎在谈论什么。

“沐澄!”她焦急的上前拉住她。

“我还以为你有危险了呢!你为什么要骗我说和叶修讨论战术去了?你知道我们在集合吃饭的时候没看见你有多害怕吗!”

楚云秀紧紧的握着她的手,看着她的脸,但是却怎么也看不清她的表情。

耳边模模糊糊有什么人说话的声音传来,她没去理会。她隔住黎哲渊的视线,将苏沐橙拉回了酒店。

国家队众人陆续赶回来,见到沐澄完好才放下心。在一再逼问下,苏沐橙苦笑着表示正打算找叶修时遇上了黎哲渊,他邀请她去吃早饭,于是她打算吃过早饭再见叶修,谁知手机不见了。联盟众人一致认为是黎哲渊干的。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做出这种事。
楚云秀却隐隐有了些猜想。

4.

之后她再也没在苏沐橙身边看见黎哲渊了。

但她开始不清楚什么是现实什么是梦。

有时候她在和苏沐橙一起玩游戏,下一刻却到了一个空无一人的房间里,看起来像是书房的地方。她坐在椅子上,身前桌子的对面也有一个椅子,但是椅子上并没有人。

她不知道是玩游戏是假的还是这个房间是假的,因为她呆着呆着就又回到了比赛的时候。国家队拿下冠军的时候,她和沐澄抱在一起笑,接下来,她们回到了房间,苏沐橙收拾好行李后蹦蹦跳跳的出去找叶修,她笑着打包行李,打算收拾好之后跟过去。

“砰砰砰。”

门被敲响。

楚云秀还没来得及开门,她又出现在了一张椅子上。

有人喂她吃一些看起来奇奇怪怪的东西,她拼命挣扎着,接着,她又醒了。

苏沐橙在飞机上,躺在她的肩膀上睡觉。
自己又在做梦?

楚云秀征着,他们赢了总冠军现在正在回国的飞机上。她不敢去想自己最近为什么老是重复的做梦,她心里隐隐有些预感,这些事不能想明白,想清楚她会崩溃的。

现在,沐澄在她身边,就好。

她虽然还是时不时的穿越,但是大部分时候都会穿越在苏沐橙的身边。而另一部分时间,她一个人呆在一个房间里,之前那个看起来像是书房的地方,她坐在椅子上,桌子的对面也有一个椅子,但一直没有人。

她觉得自己虽然有点问题,但是在苏沐橙的
身边就已经很好了。

某天,苏沐橙带着她一起去逛街。
她和沐澄提着大包小包,兴致冲冲的从一个地方走到另一个地方,两人笑闹着。忽然,她发现沐澄停下来脚步。直觉告诉她她可能又要穿越了。

又要做梦了吗。楚云秀苦涩的想。

她不想离开。她还想多停留一会。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也许是听从了她的想法,沐澄这次并没有消失。世界也没有崩塌。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苏沐橙转过身来,楚云秀惊讶的发现她的笑也是苦涩的。

“秀秀...你也这样认为吧。很久没有这样开心过了。”

苏沐橙笑得有些勉强,她这才发现有什么不对。

苏沐橙并没有伪装,但这么多人的大街上竟然没有一个人上来要签名。

“虽然我也想你这样陪着我,但是还是不好意思让你为我搭上你的一辈子呢。”

楚云秀急忙说到“怎么会,我们可是好朋友啊,我们当然要在一起一辈子...”

“秀秀。”

苏沐橙苦涩的笑容消失了。她真正的笑着挥挥手。“回去吧。我希望你还能在赛场上拿一次总冠军呢!我可比你多一个哦!嘿嘿。”

楚云秀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整个世界崩塌了。
她再一次出现在那个房间里。而这次,椅子的对面坐着一个人,看起来像40多岁的中年男人。

他的目光十分锐利,与楚云秀的双眼对上的时候,他轻轻的说了一声,“疗程结束了。”
楚云秀忽然之间明白了一切。她晕了过去。